免责声明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专栏 > 正文

怕痒的代价高中女生的沦陷3-求我挠你痒痒

tk痒 tk痒 ⋅ 2021-12-01 18:32:28

  “叮铃铃铃~叮铃铃铃-” 初三七班----

  “哎哎哎,华华,你听说了么,万朔风学长要复读了,你说会来我们班么?”首先打破安静的是一位女生,她在回头和后桌讨论着最热门的八卦新闻。 她叫吴雨欣。二班的女神级人物。精致的脸蛋,佩戴着一副圆框眼镜,更显着她的楚楚动人。高翘着的长马尾直触腰间,与额头齐平的刘海,看上去就让人心动。身着大众化的校服,修长的双腿下是她最诱惑人的地方—双脚。纯白色的平板鞋,可能是袜子太短的缘故,洁白的袜边仅仅露出一点,纤细的脚踝系着白色的脚链。

  “哦,我对他不感兴趣。”被称为华华的女孩敷衍到。 她叫国荣华,也是二班的灵魂人物。棕黑色的双马尾耷在双肩,纤细的腰身,微凸的双峰,修长的双腿优雅地翘着二郎腿。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可爱的双脚。粉白色的板鞋,浅红色的袜边刚刚包裹好脚丫,在脚踝处露出白色的袜身。唯美可爱的女孩子袜边与粉色的鞋帮刚刚齐平。比起御姐范的吴雨欣,国荣华更多的是小巧玲珑的可爱,给人萝莉的感觉。

  “咿呀!唔....不要啊.....你要做什么.......痒...哈哈哈哈~...拿开.....嘻嘻嘻嘻我.....吴雨欣你坏。又挠人家痒痒。”原来是吴雨欣在戳国荣华的腰身,这大概就是女生们之间的日常生活吧。“哎呀,欣儿别闹了。作业好多的,赶紧收拾东西回家啊。”国荣华被呵痒,见不妙,转移话题说。“好吧,记得要吧答案发给我哦”吴雨欣适可而止。收拾完东西,和国荣华一同走出了校门,走向了家的方向。校门口路旁,停滞了好久的那辆汽车,在吴雨欣和国荣华出门后不久,发动了起来。

  “嘎吱”门被推开了。万朔风从学校回来了。“还在睡啊,该叫她起来了。”

  朔风坐在了少女的身旁——直视少女正脸,触手可及两只光滑的脚心的地方。说着,伸出了双手。食指处碰到前脚掌的那一刹那,可爱的小脚动了动。然后顺着少女可爱性感的双脚纹路,从前脚掌,路经脚心,直到脚跟,用力的划了一道。

  “啊~~”少女吃痒,尖叫着清醒了过来,双脚不禁的向后缩,却被线绳无情的阻挠了。 “唔....求求你不要这么折磨我了。求求你了,不要再折磨我了。我真的很怕痒,真的很怕痒,拜托不要再挠我痒痒了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。”少女用着刚刚恢复过来,仅有的力气求饶着。“求你了,别再折磨我了。”

  “啧啧啧,你看你这双上天赐予的尤物,这双脚多么光滑细腻啊,不成为我的玩物,怎么能行呢?”朔风拒绝了少女的求饶,靠近了少女其中一双嫩脚,用手指轻轻刮擦着白嫩敏感的脚心,仔细地观察起来。

  “唔....不要啊.....你要做什么.......好痒啊.....啊你不能....哈哈哈哈嘻嘻~求你了......咿呀!啊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.啊不!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.........咿呀~啊哈哈哈哈哈好痒嘻嘻嘻嘻嘻嘻嘻嘻........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咿呀!求你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.......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受不了了..........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......痒....咿呀~嘻嘻嘻嘻嘻嘻嘻.....咿呀!哦不可以嘻嘻嘻嘻...........不行那里不行!.........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......脚心不可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....太痒了嘻嘻嘻,好痒~嘻嘻嘻好痒啊~~~嘻嘻嘻好痒...不行嘻嘻嘻~~脚心~~哈哈哈哈~~~嘻嘻嘻脚心最怕痒了嘻嘻嘻....”

  “嗯,就喜欢看女孩子这样子,尤其是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。曾婵啊曾婵,你说你怎么会落到我手里呢。既然你脚心怕痒,那我们换个地方吧。”

  “求求你不要!不要再挠了!我答应你,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啊。”

  “那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。”朔风停下了正要伸向少女细腻柔软的脚趾缝的双手。

  “怎么表达我的诚意....”曾婵被挠怕了,没想到这次求饶少年竟然答应了,有点受宠若惊。

  “嗯....”万朔风端详着这双嫩足,深思了许久。“求我挠你痒痒。”

  “emmm....这....”当少女听到又要挠自己痒痒,而且是自己主动要求的时候,内心犹豫了。

  “啊~~~嘻嘻嘻~~~”万朔风用精心准备的指甲慢而深刻地刮着曾婵的脚底。“我可没有耐心。”少年冷酷的气场,给人无法拒绝的压迫感。

  “求你....求你挠我痒痒!”曾婵几乎是喊出来的,因为这种被欺负的感觉,既难受,又屈辱。

  出乎意料的,万朔风解开了曾婵双脚的束缚。“把脚伸过来。”似乎是在命令,但语气中多了几分温柔。曾婵缓慢地把自己那双饱受折磨的玉足,伸向了万朔风。“脚趾翘起来,脚底板绷起来。”万朔风一只手托着这双尤物,另一只手用指甲,刮挠着曾婵修长的双脚脚心。

  “唔~嘻嘻嘻....慢点....嘻嘻嘻~~轻点...嘻嘻嘻...好痒....嘻嘻嘻....慢点~~嘻嘻嘻轻点嘛~~”曾婵敏感的双脚被呵氧,不自主地往后缩。

  万朔风似乎对曾婵的行为并不满意:“嗯?怎么这么调皮,伸过来。否则....” 万朔风没有给曾婵悔改的机会,一手捏住了曾婵修长圆润的脚趾,往上用力,便提携、控制住了曾婵的双脚,另一只手则拿出了早早准备好的软毛牙刷,沿着曾婵双脚的纹路,无情地刷了下去。

  “啊哈哈哈哈哈哈嘻嘻........我...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......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......好痒....嘻嘻嘻嘻嘻嘻嘻嘻........哦不嘻嘻嘻嘻嘻嘻嘻........不可以哈哈哈哈哈.......我错了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..嘻嘻嘻嘻哈哈嘻嘻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我错了.....

  我错嘻嘻嘻嘻我错了......嘻嘻嘻嘻别挠了......嘻嘻嘻嘻嘻嘻~~不要不要~~~嘻嘻嘻~~我怕痒没忍住....嘻嘻嘻....饶了我吧....嘻嘻嘻....不要.....痒啊....嘻嘻嘻....好痒嘻嘻嘻....我错了........嘻嘻嘻....”没有防备,曾婵白嫩的脚心,脚掌,脚底板再一次被突如其来的“关心”所照顾,痒得曾婵直求饶。 万朔风又在脚心刷了几下,便放开了那双嫩足。 “硕,东西拿来吧。”万朔风起身,解开了绑住曾婵双手的绳子,将她抱起,放到了一旁的床上。

  不久守候在门口的刘硕进来了。“风少,东西。”说着双手递上东西。“出去吧。楼上客厅等着我。”“是的,风少。”刘硕退出了房间。

  万朔风手上的,是一本黑色的本子,和一个袋子。他走向床上正盘腿而坐的曾婵。“婵儿,我们来签订契约。”说着打开了黑色本本的第一页,递给了少女一只笔。少女大概是被折磨怕了,按照万朔风说的一一去做。曾婵接过笔,纤细的手握着笔,微微颤抖的写下了几行字:

  姓名:曾婵

  年龄:1X

  代号:00

  日期:201X.6.10

  随后在右下角按压了自己的指纹,然后便躺倒在了床上。万朔风接过本子,满意的看了看。然后对床上的曾婵说,“明天跟我去学校上课,这是你的衣服。” 随即从包裹里拿出了曾婵的衣物————新衣物。

  一件淡粉色衣领的白色短袖T恤

  一件以白色为主粉色装饰的长袖外套(超薄)

  一条淡粉色花纹的短裙

  一双淡粉色花边的白色短袜

  一双淡粉色装饰的白色板鞋

  一对一粉一白的脚链

  一个淡粉色的手环

  万朔风出了房间,关了灯。曾婵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也该让这可怜的小姑娘休息休息了。

  “风少,签订了?”大厅昏暗的灯光下,等候许久的刘硕问道。

  “嗯签完了。只是这套系统还在测试中,一旦出现不测,使用者会出现反噬......”朔风从地下室上来,坐在了大厅中的沙发上。顿了顿,又说:“主要是怕她跑了,我就暴露了所以,明天开始,你和我们一起入学。手续也办好了。”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入学通知。

  “好的。我去隔壁班,这样以防万一。”刘硕结过东西,应和道。

  “那,明早这里等我,去休息吧。”万朔风起身,走上了二楼。

  短暂安静的夜晚后,白昼再次代替了黑夜。初晨,当温润的阳光再次照耀这所郊区孤寂却华丽的别墅时,它已经换了翻模样。 和往常一样,万朔风起得很早,更衣后,走向了卧室旁边的屋子。门被轻轻地推开了,可床上的小美女,还未醒来。“算了,我就当你累了吧。”这年无奈的叹了口气,走向了床尾,那双裸露的小脚丫。

  注视着曾婵,俯身,靠近那双裸露在外的脚丫,伸出精心为它准备的指甲,快速地在它最娇嫩的脚心处刮挠了一下。

  “啊~~~”一声娇笑打破了初晨的安静。少女被突如其来的“关心”所惊扰。“唔....主人....你怎么在这啊...”少女无力地揉了揉双眼,许久后,才看清床尾的身影。

  “换衣服吧,下次就没有这么舒服了,还有以后会每天都用这种方式叫你起床”朔风冷冷的甩下一句话,“我在门口等你,要快。”

  “唔....好的”曾婵拿起了床边昨晚朔风留下的衣物,在被褥里作弄着。 许久后,重新出现在万朔风眼前的,是已经换好衣物的曾婵————从头到脚,通身的白色与粉色,充满了可爱的少女气息。“那个....换.....”曾婵刚要开口,却被朔风打断了。“不必多说别的了。”万朔风说道。“唔....好的....朔风.”

  “下楼吧,东西都准备好了。”万朔风转身走下了楼梯。“你的书包都换过了,不过里面的东西应该都还在。”他补充道。

  “唔...我们...”曾婵似乎对改变极大的生活有点不太适应——同过去几天的地狱生活相比。“我...接下来....以后都不回家了么...我的父母...”曾婵小心翼翼地问道,似乎害怕什么。

  “嗯。”万朔风下楼的脚步停顿了一下,但很快恢复了原先的速度,补充道,“以后你都住在这里了。至于你的父母,我安排过了。以后跟我,开始你的新生活。”

  “可是...我....”曾婵在顾虑着什么,继续问道。

  “左拐。”万朔风简单的话语充满了令人敬畏的语气,似乎是在命令。很显然,他并不想给曾婵继续追问的机会。 曾婵紧紧跟着万朔风,来到了车库门前。等候许久的刘硕,将车门打开,万朔风便和曾婵坐进了车中。这是一辆黑灰色的车,从外形和颜色搭配来看,似乎不便宜。几段声响后,刘硕坐在了司机的位置。

  “走吧。”万朔风说道。然后扭头看向曾婵,笑着说,“去你的学校——崇明中学。”曾婵微弱的点了点头,但目光却很呆滞。这是几天来自己第一次受到正常招待,这也是她被“囚禁”几天来,万朔风第一次对她笑。车子启动了,驶向崇明中学。

tk痒

tk痒

TA太懒了...暂时没有任何简介

精彩推荐